每天都渴望做个有你有甜筒的梦。

老早就说带你回家来看看    结果没等到就分开了

终结

很多次都是像今天一样 下定决心又反反复复后悔忍不住 就这样依赖想象来度过剩下的时间

不归路

说起她像极了冬天在北京某个路口打哆嗦,你只能拼命裹紧衣服跺跺脚期待这个冬天快过去。
她是我爱过时间最久的一个故事主角,我听她故事的时候十五岁,那时候看独木舟的深海里的星星,听着她的故事有一天突发奇想地想去纹有关她的图案无所顾及地招摇过市,最终还是在各种理由中作罢。她那双深邃的眼睛,看一眼便陷了下去,她有着狐狸一样的心思你永远猜不透她到底是深居何意,她也有着鹿一般的灵魂,觉得那是神圣不可触碰也无法抵达的地方。她无形地植入很多人的身体,像软刺一样你挑不出来却也看不见,可是你知道她存在于最深处的某个地方。
我并不喜欢猫,可是她恰恰像猫,温顺的外表你不知道她是友好还是敌意,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东西你也能...

© 阿鹿 | Powered by LOFTER